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宋志标 > 新冠难民:鸡叫以先你要三次不认我 | 十日谈

新冠难民:鸡叫以先你要三次不认我 | 十日谈

 
年初一这天,全国支持武汉的医疗队大部抵汉,有更早者,除夕夜里抵达并且展开工作。这些来自于广东、上海、浙江、四川、北京的支援队伍经过精心挑选,其中不乏经历非典之乱的医护人员。他们的援助,代表着应对新冠肺炎在国家层面的决心。
 
这些救援队在甄选、组队与出行的流程中,给外界制造了深刻的印象。无论是军队医疗队还是地方精英医院派出的,都使用了军事术语来形容集结的目的,用战争话语描述行动任务。它们渲染出整体的悲壮色彩,既沉郁严肃,又传达积极的信号。
 
外援医疗队的介入,意味着武汉不再是孤军奋战,也在一定程度上意味着改变。精英医疗队不仅带来替补的新鲜人员,更带来了一定规模的医疗物资,这些都是苦战在物资匮乏边缘、因为苦累精神疲惫的武汉医护人员急需的,后者得到了难得的喘息之机。
 
一个更大的积极转变还包括,外省救援队以特有的风貌给整个防疫局面注入了乐观的暖流。支援队伍中个别成员的职业经历、女性医护人员毅然决然告别家人、在危机时刻里前赴后继的专业形象,都为舆论中灌注了崭新的讯息,而在此之前,愤怒声讨是主流。
 
换句话说,外省市空投首批上千人(预备数千人)的一流医疗队,不只是在防疫策略上推动武汉定点医院摆脱颓势,更有助于扶持一边倒的舆论。如果火神山、雷神山两座集中收治医院建成使用,外援就地转战集中片区,非典小汤山医院的历史成绩就能被复制。
 
出人意料的是,外来医疗队的正面影响尚未得到充分张扬之前,一个更大的舆论聚焦点像暴风一样汇集生成。那就是,因为旅行、返乡、公差等原因滞留武汉及湖北之外的鄂籍公民,遭到了一致的排斥和区别对待,在安置措施不力的地方,甚或出现歧视。
 
这股风气之所以成行成市,有赖于一个基本的氛围:首先是湖南与湖北接壤的城镇以车堵、土堆,甚至是挖断道路的方式,对鄂省进行围堵。随之,对出现武汉来客的村庄加以整体封闭。一种非常贴近基层的孤立模式蔓延开来,武汉+湖北成了针对的目标。
 
面对疫区不明朗的状态引申而来的恐慌,再由实际划分“敌我”的举动带出广泛的分裂情绪,就成了摆在所有人面前、需要亮明价值立场的选择题。实际看来,赞成这种急迫形势下画地为牢的实用主义占多数,重申价值观、反对分裂与排斥做法的成了少数。
 
有些反对者列举非典时期有关部门反对隔断交通线为例,来证明今不如昔,证明同样是冠状病毒防治下今日的激进。实际上,在非典时期,封闭村落乃至于阻隔交通的现象也有,背后多有宗族自保的成分在,而如今的封堵阻断更像是行政执行的落实。
 
支援医疗队带来的吸睛效果,在舆论议题的竞争中逊色于排鄂话题。在这些排鄂行动中,出现了一些夸张的手法,显然是带着基层表扬性质,如拿着自制红缨枪、关公刀、塑料玩具枪之类,种种粗鄙的阻绝与排斥以可哂笑的形式张扬着。
 
与此形成反差的,当属芬兰国对中国旅行者的通告,措辞、立场与举措,洋溢着文明国的精细、宽容与自信。当然,这种对比的展开论述不是重点所在,它无法对冲的是一种不加掩饰的对鄂籍或相关人士的惊恐、疏远之态,伴随而来的是粗暴程度不一的无礼与约束。
 
如果说新冠肺炎早期的聚焦重点,是当地政府的作为与不作为,到了坚壁清野式防范鄂籍人外溢的操作,已将聚焦重点转移到更广泛的人群身上——从行政效能转移到国民性问题。两者的共同点就是,官民如何从不同的利益角度来看待并处置困厄的国民。
 
迄今为止,看不到有任何可以担当缓冲的角色,无论是官对民、还是民对民,武汉及湖北人都被直接定义为危险的人,既然隔离不可避免,是像浙江那样以较高标准为隔离提供舒适度,还是像某些地方那样用简陋条件对待人,就成了很大的区别。
 
对鄂籍居民的隔离处置,以及全域范围里谈鄂色变的种种做法,都预示着在武汉封城、湖北封省之外,全国性的大隔离政策在落下。像18年前应对经验致敬的行政动员已经苏醒,不算精细地在乡村、城镇、大城之中及其边境地带成建制地模仿。
 
从积极方面来看,这些无法靠文明来说服的隔离政策,以武汉疫区为中心向外辐射,并与网格化维稳的惯性相结合,确实能部署应对策略的总体格局。严格的隔离,是整个防控网络的基础设施。尽最大可能降低流动性,是非典流传至今的金玉良言。
 
当然,这种隔离政策,并且在隔离上加诸的各式自选动作,难以避免地引发高压策略与政治正确的矛盾。也或者可以理解为,现有的机制能够输出的防范策略,带着令人警惕的铁拳风格,它的实施目的即使正当,是否还有任何可以商榷、柔化的空间?
 
一种绝对不容忽略的伤害是,武汉及湖北人一夜之间成为国土上的异乡者,成了流离失所的新冠难民。
 
全国范围内降低人的流动性,在武汉及湖北之外定点防治外溢的病毒携带者,而后以武汉小汤山的重点处置模式灭除源头疫区,这种联省协同的防治网络已经逐渐形成。更强的推行意志会被策动、鼓励及督促,相应地,价值观上的不适会被暂时撂荒。
 
在这一宏图大计磕磕绊绊上线运行之际,武汉病人具有了双重含义:它可以指那些不幸患上新冠肺炎的人,也可以指代那些在疫情应对中被激发出固有缺省的执行者及其支持者。现在恐怕不是充分讨论后者的恰当时机,它最有可能会被封存,被荒废。
 
新冠病毒之所以能成规模地实施攻击,是因为它击中人的软弱。在各种看似强悍的封禁行动中,其实也蕴含着不认识自己的软弱。一些有识之士不忘对标非典历史来审视新冠难民的种种遭遇,困局中人——无论感染者还是各种应对者——都可以读读“三次不认我”的圣经故事。
 
题图当代水墨,作者新浪微博:@秃头倔人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