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宋志标 > 有想过秋天会怎样吗?| 诗的一笔

有想过秋天会怎样吗?| 诗的一笔

等到所有生命,长出新的死者
在红与黑的强调中学习
颜色的敏感度。孩子分离出忠诚的试剂
递到临时的床上。我梦见深渊
游荡着灵。受害者自顾不暇地锤炼
发誓要彼此相认,相携归返。
横遭嫉妒的,是哪个无名氏打开尖锐的嘶鸣
为今天描摹虚无的哀愁
腾空日子,形容其余的日子
避免用比喻,给一座冬天的坟,盖上新土
而写在春天的信件丢失
缘起要将死亡移除。只因没有告别
就不相信没有一封回信能从隆冬传来
听我一句。死者在遗忘中解放。
那危险的飞翔,挣扎重生的草
以及终于可以脱手的自由。
要活下来的人继续愧疚。同时品尝剩下的甜
你们若要凝视,他们便定格。
萦绕山河,静谧月夜
端详无情人间。凡是绕着烟火,左右三个叩拜
他们即能成为另一种主人,
在获得美誉的层面。不可一世地
以内心世界,以我们
这一生不可能的方式,指出死亡浇灌的沃土。
在铺路石的反面,脚心下
画出不可行的模样。
反反复复地堆聚,向千万个我,也向他们
是那些满足者。有意不去详述
高兴与低头,叶子与羔羊的区别
他们挎包里装着盐。
一旦开口,沉默者就不属于他们
像伤口不属于松绑的人群,
像挥手不属于盛开的樱花。
全部普通植物的镜像。从来是欢娱,低密度的存在
得亏土崩瓦解的安全感
它们向外望,犹如我们向外张望
一起:凭借那种下至今的命运,
静静将一切看穿。一切又无边落下
涌现而来,幻化遁走
无数个姓名,总是火焚化的身份。
这一天,我们拾掇瓦解。我们于是瓦解
 
2020-04-04
 
(题图宋师傅摄于动物园)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