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宋志标 > 第77封印 | 诗的一笔

第77封印 | 诗的一笔

必须有英雄面朝过去,被掩埋被歌颂
调剂历史需要适宜的姿态
务必被绑架,所以无法转身。
轻轻几声叹息,不多见
碰倒花樽于现在粉碎在地,泡沫飞远
窥视那沆瀣一气的暖意感染空气
以为春天长出新的眼光
春天并没有。眼光游离在旧的舞曲
 
囚禁之城如何铸造钢铁
巨大的延伸在每一张枯竭的黄面孔
几乎接近悲情又跌落
仔细听昨天送来的鱼肉蔬菜
穿越不可能的真理抵达低俗小说的街市
也不能计较。过度阐释之外
数数正常的生活遭到日月星辰的腐蚀
遗憾在于无法产生更多好人
 
江变得不知所谓。盲从盲流
忘了千万般羞耻
人们缩小,于是辽阔地受到围观。
像真相的形制,埋在樱树下
谁都能猜到的古意高楼的顶端
像刽子手,从曲解的冬春冒出来。
切勿焦虑。时代确保每人都能分得一把刀
切开彼此。说什么肝胆相照
 
静止过三分钟,与所有静默分道扬镳
没有任何好奇地打开城门。神圣地
重新进入镜像,就像深深地进入某种重
安妮像一座集中营那样铺开纸张
它本不该在这里。
——与第77封印脱钩
无量数循环,不要怕。写日记的人是可耻的
没有名姓,还能哭泣吗?
 
需要拆毁自己,埋葬所有的死
市民吃着其他人催死的谷粒。勉励着
无人翻越分界线。哲学的叛变
于是离未亡人而去。他们只知道在逃离时鸣笛
这迫使他们欢喜。欢喜地久病复发
经由城市之光,把弯曲射上夜空
弯曲先是成为胚胎。然后缺乏意义的降生
 
2020-04-09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