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宋志标 > 表演着生,并不考虑喝彩 | 风物

表演着生,并不考虑喝彩 | 风物

悼初代网红
 
而仅存是他所剩不多的尴尬
跪着做他不擅长的事
像一位精于躺卧的梦游者,伫立在
自由的终点
他被捆绑成想象出来的模样
彪悍的人生下是旗帜的废墟
 
早已不再阅读的人们
观赏他冷清,也看向自个的腰间
那里曾射出脊梁的锋芒
如今落下的箭雨,像上帝承接的悲伤
递上市场。幻想毫发无伤
 
也许是锤子对镰刀的依恋
他被人看到时,哀伤加剧
他否认了什么,属于青年的细伤微痕
他似乎轻蔑地放走了一个时代
引火上身。像极了毁灭者
 
仔细挑选时代的褶皱
漫步,坠下。宣告下一次落崖的信号
耗费巨大的旁观意志
像谁的长矛,徒劳地刺向一支口红
或大于一个世界
停下吧。一个声音在说:
 
你看,同路者迈向丰饶的歧路
自诩平衡。声称目睹了被忽略的权柄
全然一新的,散发岛屿的腥味
大笑着,夸口再登一次热搜的榜单
指示着屈服。仿佛伤痕
 
漫长的腐朽。毕竟活着
相忘于江湖之上;相聚于江湖之中
作势要创造。好似巨掌里高超的艺人
只要作出野性与神性的样子
就能免于棍棒。就不会有看守
 
像哺乳的母亲
理想中的庞然大物从没有到来
他会在夜里不安吧,闭上眼,内观黑暗
慢慢瓦解。不希望再被纯洁之物看到
深挖自己。在宣告正确的事中
温和地。一直要,斩杀一匹马于道路
 
 ——2020.03.27 宋师傅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