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比特币圈内的争议人物孙宇晨4日晨间宣布,他通过竞价拿到了与美国传奇人物巴菲特共进午餐的机会。这个午餐券价值456万美元,折合人民币三千多万。巴菲特表示,欢迎所有赢得了午餐机会的人,孙宇晨“喜提”巴菲特落子无悔,孙迎来一次褒贬参半的高光时刻。
 
此前曾有善良人怀疑,巴菲特会拒绝孙宇晨的支票,因为巴神抨击过比特币,认为它是“非人类的投机行为”,他还用“笑话”“幻觉”“赌博”等词语刻薄比特币,认为“它与很多与欺诈有关”。现在看来,巴菲特有足够的清醒,来区分脏的比特币与购买餐券的专款。
 
对巴菲特来说,他办午餐是为了筹集善款,让无家可归的人吃上饭。他也像所有精明的商人那样,善于利用自身的名气,只不过他拨付给慈善的目的更多。国内有论者认为孙宇晨的钱来自于收割币圈智商税,不道德,但巴菲特似乎不在乎这些非议。
 
至于孙宇晨本尊,被舆论刻画为“两面人”:一面是自挂“90后”“北大”“马云门徒”等标签的创业达人,另一面则是被讽刺为大忽悠、好出风头、善于炒作自个的泡沫型创业家。但孙宇晨一路走来,似乎不受这些讽刺的影响,他似乎很享受币圈的泡沫与绚烂色彩。
 
“巴菲特的午餐”早已是一个世界级的话题,也是顶级富豪与慈善事业相结合的典型样本。争得午餐机会可以一举三得:间接地捐助慈善事业,尽管在这里专指美国慈善;与巴菲特面对面交流,或许获得金融巨匠的神奇点拨;成为个人人生的难忘经历。
 
孙宇晨买下巴老的午餐券算不算慈善,只怕仁智互见。三千多万换算成五块钱一份的免费午餐,可以供应多少学童不难计算,但对孙而言不会这样算。至于巴菲特能不能让共进午餐的人成为“与他一样的人”,富人的事都难说。外人唯一确定的镶金就是孙家门庭。
 
所以当孙宇晨谈论即将到来的这次昂贵午餐,侃侃而谈的兴奋是可以理解的。在他之前,2006年、2008年和2015年分别有三位中国人坐在巴菲特的餐桌上,他们是段永平、赵丹阳和朱晔,分别是做实业、私募和娱乐的,孙宇晨入场延续了鄙国的“时代特色”。
 
孙宇晨不会浪费这三千多万元的机会。继围绕官宣大作文章后,他似乎已将购券行为直落为成功标志,钩沉他“莫欺少年穷”的往事,隔空怒怼搜狗王小川,抨击后者当年冷对他的创业。他甚至凭空建立与王生的三年对赌,可王小川像是听了郭德纲的劝,只念一句:子在川上曰……
 
紧锣密鼓地操作,榨取午餐入场券的“剩余价值”,孙氏原理不复杂。按照巴菲特午餐的规程设置,成功竞得者可以带上7位人员陪同。按照孙宇晨对机遇营销的敏感,想必更不会浪费这些附带的名额。巴菲特见一个人还是见7个人,都不亏,他的时间早就折算成丰厚的回报。
 
当然,在这个事情当中,除了传说中被收割的币圈韭菜,以及被强行消费的王小川,似乎没有受害者。巴菲特维持着独门的慈善模式,门票抬高等于夯实金字招牌;美国流浪者获得稳慈善资金的支持,孙宇晨收割营销素材,连同他的公司都被照亮。
 
但根据各种起底文的口径,以昂贵午餐作为临时关系的纽带,巴菲特与花费巨资的食客各取所需,但更像是彼此照照镜、红红脸的行为。孙宇晨借币圈狂热抬举,有资格来到这面镜子前,而他映照出来的“舆论画像”,与他的传达的完全相反,像是“一把金制的镰刀”。
 
在币圈完全崩塌之前,它有足够的话术余地供圈内达人腾挪。但也有媒体评论员心意难平,斥责孙宇晨收割币圈大众资产,还问他良心会不会痛。这些意见代表了一种目前的突出看法,人们不再像从前那样艳羡天价午餐券,而是改变了态度——追随巴菲特式的乐见其成,将孙宇晨编织到某种玩笑里——而这竟然也吻合巴菲特的“偏见”。
 
所以,当孙宇晨继续他特有的自信,说要劝说巴菲特改变对币圈的看法时,舆论间分布的这种“笑话”竟然嗨成一团。这也是一个疑问,一个临时入场的外围食客为什么可以有自信去改变主人的口味了?就好像去到的不是自己的客场,而是自顾自喂饱自己的主场。
 
总之,外人也不清楚币圈几经荣枯,经过竞拍巴菲特午餐券这事,传播中弥漫的喜感叫人感慨。它不是仇富的,也不是对创业年轻化的反感,特别珍贵的是,它头一次将舆论擅长的讽刺净化为幽默。所谓九零后“喜提”巴菲特,所谓鄙视比特币的巴菲特被来自币圈的镰刀收割,不知道这是不是币圈去神秘化、改性喜剧化的重要一步,却足以写进短史记了。
 
题图当代水墨,作者@秃头倔人
 
话题:



0

推荐

宋志标

宋志标

72篇文章 1次访问 2年前更新

我是照相的。个人微信公号:旧闻评论,ID:jiuwenpinglun。

文章